欢迎来到正夫口腔品牌连锁 | 医保定点单位

24小时咨询电话:400-6999-661
投诉热线:13530945622
主页 > 种植牙中心 > 全口缺失 >

企鹅医生·正夫口腔熊靖宇院长:“他们,是我攀登种植高峰的原动力”

作者:正夫口腔 时间:2020-09-08 18:22 点击:

  一双灵巧的手,做过颌面部几乎所有手术

  熊靖宇是那种从内心深处就喜欢手术的医生。他毕业于著名的华西医科大学,专业是颌面外科。

  颌面外科原本就是一个十分综合的学科,简而言之,从发际以下到锁骨上方大部分的区域都归颌面外科管,包括口腔的器官、面部软组织、脸上的骨头、颞下颌关节等等……都是这个专业研究的领域。

  综合的学科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什么都会,什么都不精”。基础如果不够坚固,再加上日常工作又是以“拔牙”及比较简单的手术为主,很多医生就会逐渐陷入“只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困境。

  熊靖宇与他们不同,在他心中,医疗是一个整体。

  就像“庖丁解牛”,只有了解牛身上每个部位,在脑海中形成牛的解剖图,才能把牛分开。而要想用一把小刀轻易地做到这一点,不下足够的工夫是不行的。而颌面外科的基础学习,为他描绘了一张“口腔解剖图”,从业近三十年的不间断探索,才让他一步步走到今天。

  熊靖宇在做进修医生的时候,曾经住过整整半年的手术室。“颌面部所有的手术,除了眼科以外,基本上都参与做过。”

  这样的经历带给他最直接的获益就是,他的视野和边界远远落在牙齿之外。

  “就拿种植来说,种植牙就像栽树一样,树杆要稳,要抗风吹雨打,必须有足够牢固的树根,树根与土壤的接触面积越大,树越稳定。”那么,如果土壤太少,条件不好,一般的思路是增加土壤,也就是“植骨”。

  植骨,是一件等待成骨时间很长也很痛苦的事情。需要在骨质缺损的区域大面积翻瓣或去除阻挡的骨板如上颌窦前壁,植入骨粉,术后植骨区周围的组织常常水肿淤血疼痛,等待数月看生长情况再决定是否有条件种牙。这期间,患者要承受术区不适的痛苦,没有牙齿可用的痛苦,然而,这些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顺利种植,还有相当一部分患者会植骨失败。更有甚者,有些牙槽骨过度吸收的患者,压根就失去了常规植骨的机会。

  而眼界跳出“牙齿”以外的医生,会去寻求其他的方式。比如被业界视为种植高峰的“穿颧”、和“穿翼板”,一个是向前向上,把“树根”种在人面部最坚硬的颧骨上,另一个是向后向深,把“树根”种在牙齿与咽喉交界附近的十分坚硬的“翼状板骨”上。

  所有的奇迹,都建立在根基牢固的基础上。

  “即拔即种”、“当天种牙当天啃苹果”……这些在长期缺牙的患者看来是“天方夜谭”的故事,说穿了其实一点都“不稀奇”,只要种结实了,谁都能做到。唯一的区别,只在医生的眼和手。

  “人体的上颌后部附近有一根从深部穿出的大血管,早些年曾有患者在做整形美容手术的时候意外大出血死亡,就是因为碰到了这根血管。我们自己设计的手术术式,通过调整种植体的进入点和植入的角度,让手术完全避开这根血管,远离危险区域。”熊靖宇坦言,穿颧和穿翼板的原理说来很简单,但是操作上的难度让许多医生望而却步。要做得好,不仅需要种植的技术,还需要对整个人体头部各个部位都有深入的了解。

  熊靖宇针对严重萎缩的上颌骨无牙颌患者做了穿颧手术和穿翼板的种植手术都非常的成功,令患者十分满意。他专门针对穿颧、穿翼板技术的培训更是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种植医生参与,其中不乏国内一流大咖。“穿翼板种植方法是第一个由中国民营口腔企业推出的新技术培训,也必将在中国口腔史上留下记忆。”熊靖宇对此充满信心。

  一颗柔软的心,因为一个眼神而动容

  熊靖宇日常遇到的患者,都以疑难病例为主。就是这样见过各种疑难病例的经验非常丰富的医生,在看到80岁的李老伯(化名)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这个病例我做不了。”

  李老伯的病情特别复杂,复杂不在牙齿,而在他自身。

  他是坐在轮椅上被家属推着来找熊靖宇的。

  他因为“中风”而偏瘫,无法说话,无法控制自己的一半身体。之前戴的活动义齿,由于不受控制而无法正常使用,导致进食困难,每一餐饭都是一次折磨。此外,他还有高血压等各种基础疾病。

  “我跟家属说,这个病人不能做,因为他不能反馈医生的操作,还会因为紧张血压升高再次脑溢血,风险太高。医生要考虑的第一件事永远是患者的获益,不能为了做手术而置患者的生命安全于不顾。”患者家属表示,他们之前辗转去过许多医院,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熊靖宇还打算拒绝的时候,看到了患者李老伯的眼神。“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呢?就是一直盯着你,充满期望,又带着绝望,让我拒绝的话一下子说不出口。”家属告诉熊靖宇,李老伯是个对生活很有要求的人,尽管年事已高,尽管疾病已经造成了生活质量的影响,他们和他都还是希望,能尽可能地让他可以好好吃东西,享受已经所余不多的人生乐趣。为此,他们愿意承担手术的风险和后果。

  “世界上没有一种痛苦可以‘感同身受’,一个牙齿好的人,永远不能体会没有牙齿的人的痛苦。”做了近三十年牙医,熊靖宇深深地了解患者被拒之门外的心情。在充分评估和充分准备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最安全的术式和数字化技术帮李老伯种好了半口牙,并且进行术后当天即刻负重。整个手术时间不到30分钟。

  这30分钟,也许是熊靖宇整个医生生涯中最煎熬的30分钟。每多一分钟,都多一份风险,每一个小失误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遗憾。医生和患者,一起在刀锋上舞蹈。

  其实,作为一个完全不缺病人的知名专家,熊靖宇完全可以不把自己置于这样的风险之中。但他做不到。“我能敏锐地看到他的眼神,我看到了,就不能无视。这也是医生的责任。”康复后的李老伯紧紧握着他的手,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那一瞬间,熊靖宇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熊靖宇在湖北、深圳、珠海、北京都工作过,深受各地患者的欢迎。他常常能看到患者的内心深处,也会为患者之间的情感所感动。“就像李老伯和他的家人一样,都把生活质量看得很重要。而且他们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非常好。我经常看到许多老人家结伴而来,更多的是老先生为老太太咨询种牙,尽管自己的牙齿也不好,但是还是优先考虑太太。这是让我很感动的地方。”带着这份感动,带着这份对患者的珍视,熊靖宇收获了大量“粉丝”,许多患者都是“全家总动员”,一个接一个地来找他。“我尽量不让他们失望。”熊靖宇笑着说。

  一腔热情的血,患者的信任是永不枯竭的动力

  从一名普通医生成为一名专家,需要不断地锻炼思维、磨练技术。而从一位专家成为一位敢于创新者,则更需要坚实的基础、对技术的全面把握以及对医学孜孜不倦的热情。

  种植医生做到后来,对“好”和“漂亮”有着近乎苛刻的追求。熊靖宇认为,医生在不违背治疗原则的前提下,更要从患者的角度出发来设计手术方案,把患者的希望放在首位,选择尽量不切开或轻微切开的手术方法,尽量不流血或极少量流血方式,尽量不植骨或少植骨,尽量不痛……这些所有的“不”,都建立在医生不断挑战自己,不断创新的基础上;同时,也是建立在患者对医生充分的信任基础上。

  熊靖宇的患者也让他不断突破自己。有的无牙颌患者口腔特别敏感,一接触口腔镜就呕吐,没有办法取模,来找熊靖宇,他解决了;有的穿颧骨种植患者心里恐惧全麻,要求局部麻醉下种牙,来找熊靖宇,他做到了……现在国际上穿颧种植都是全麻下种植,只有熊靖宇所在的团队是局麻下进行穿颧骨种植。

  这些积累不仅为患者解决了切身的难题,也为熊靖宇和他的团队不断攀登口腔种植高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他曾在哈佛大学的讲台,向美国同行讲解自己的经验和成果;他也曾在各类培训的讲台,手把手教年轻的种植医生如何工作;他更喜欢站在科普的讲台,向自己的患者和公众讲解爱护牙齿,科学种植的基本知识。

  除了日常积累,熊靖宇还通过进修来进一步提升自己,他参加了德国法兰克福大学为期两年的MOI种植硕士学位课程,这是牙科医生,尤其是种植科医生目前能够与种植领域国际前沿的大师对话,学习世界领先的知识与技术并加以实践的学位课程,受到了世界各地种植医生的欢迎。

  虽然技术和操作方面早已与国际接轨,但熊靖宇认为,学习的意义在于融会贯通。正如他在一次听完当代口腔古董级的专家,73岁高龄的Albrektson教授讲课以后的感受,“聆听他坚定有力富有激情的演讲,仿佛感受到金庸小说中张三丰之对张无忌,风轻扬之对令狐冲对武学要旨的阐述,将各类门派功夫揉碎,化繁为简,教给你最核心的精髓,让你重新审视你所掌握的种植理论与方法,跨入一个新的境界。”

  大师垂范于前,熊靖宇觉得自己永不敢懈怠。

  熊靖宇,企鹅医生·正夫口腔集团副总经理,中洲明星旗舰店总院长,广东省临床医学会种植专委会副主任委员,近三十余年颌面外科及口腔种植经验;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一直工作于三甲医院,原长江大学附院口腔中心主任,副主任医师,从事口腔颌面外和口腔种植近三十余年,擅长颅颌面大型骨创整复手术,颌面肿瘤根治术,并将口腔颌面外科技术与口腔种植技术结合,极大地拓宽了种植技术使用的范围,是目前国内极少数能够同时开展穿颧骨种植(ZYGOMA)手术及翼板(TPP)种植的医生之一,擅长极端骨缺失条件下的全口无牙颌种植手术并即刻修复术,以及数字化导板的应用。

推荐医师

就诊流程

网络预约 电话预约


特色技术

推荐医师

近期优惠

我的牙齿问题

更多问题

直接咨询

正夫口腔连锁机构